学物理到秃头的三炮‖Gun

咸鱼的梦想也是可以慢慢实现的!
If you don't have a dream ,you like a salty fish .(中文式英语QAQ)

定风波【华武】

是自家两个小儿子!
华山:顾唳
武当:池鹤
上语文课老师让我们用古诗词拟标题!超级喜欢苏轼《定风波》里的“一蓑烟雨任平生”!所以想出了结尾那句话,然后脑洞就放大放大,所以这是上课开脑洞的产物w.
           ------------------------------------------------------分割线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正是江南好风景。小酒馆里坐满了人,侠士,商人,书生,弈客,还有杀手。喝得酩酊大醉口吐狂言的有,清醒而不经意在打探江湖消息的有,专门在此等候约客的有。小酒馆是一个可以听江湖的地方,也便是一个缩小的江湖。
         三五个大老粗的醉汉,在抱怨着这段时间一直江南兴风作浪的江湖浪子。醉后也根本意识不到所以不怕那浪子来报复了。浪子做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恶事,官府有没有派人来管,老百姓早已深受其害。听说那卖福袋的老者也遭了,被讹去好多铜板;连在树下戏耍的小孩儿也不放过,被抢走玩具。
         顾唳是天生骨子里带正气的华山少侠,选行当时毫不犹豫就选了义士;池鹤本是武当清风明月养出的如玉君子,因看不惯江湖宵小仗着本事欺负人,也成为了一名义士。二人把醉汉的抱怨都听入耳中,对视一眼,顾唳起身就往醉汉那桌走去,细问浪子在何处落脚。打探到消息,二人离开酒馆,踏着轻功就往浪子处去。
       饮酒下肚。二人站在在树上隐蔽观察。院中浪子竟在练剑,倒也不是个懒做的,而且穿着的衣服料子看起来不便宜。即是个看起来端正的人,为什么要去做这么多坏事呢!
         池鹤扭过头,又惊讶的发现院外有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往院里张望,这不是被通缉的盗墓贼吗?“江湖是什么都有的,不要被表面的东西欺骗了。这俩人,可能是有什么交易。”
         “也好!今日便一同教训了!”顾唳向来最厌恶那些勾当,俩人找了浪子练剑的空档,双双跳下树,顾唳拔剑便一招流星逐月向浪子打去。
         浪子未收剑,迅速反应过来,反手挡下。池鹤看到盗墓贼提刀往院里来了,定是听到了动静。见顾唳被浪子缠住,甩手一招兕望月将浪子拍开数米远,“盗墓贼来了!”池鹤喊道,转身便迎向盗墓贼。
        幻四象,五岳为倾,剑气、剑光交织,伴有剑啸和鹤鸣,顾唳反手破开浪子剑招,迅速和池鹤交换位置,池鹤御剑扫六合把浪子打出了血,盗墓贼砍向顾唳,却被“快雪时晴”警告。
        “喝!”顾唳自小被师兄丢在龙渊泡澡,那身剑气也沾染了华山风雪里浩浩然的锐气,盗墓贼重伤,顾唳用剑气封了他的穴道。池鹤也制服了浪子,浪子被定住,只能不甘地瞪着他。
        “功夫长进了嘛!”顾唳揽过池鹤的肩,“改天去华山论剑我们切磋一下?”
          “前些日子我不是去了中原历练嘛!当然有进步了!”池鹤拍掉顾唳的爪子,“论剑输了你可不许耍赖啊!”
         “好好好,我哪会耍赖呢!”顾唳笑道。
         “你敢说你不会耍赖?!哼!”池鹤瞪大眼睛,顾唳笑得更欠揍了。“小道长,我也只对你耍赖呀。”
         长剑入鞘,五剑归闸。蓝衣的剑客和白衣的道长将地上的恶人拎起,送至衙门处。
         “小道长,我们去茶馆听说书吧。”顾唳笑嘻嘻地邀请道。
        二人行至桥头,天空忽然就下起了雨,飘着江南晚春的泥香。“这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啦!小道长,你可答应我了,既然下雨,下次我们再去茶馆吧。”
        “不如去金陵看看?”池鹤却道,“很久没去金陵了。”
       “好啊!我去王猛大哥那里给你买瓜!”顾唳一口答应。
       “不许偷瓜啦!”池鹤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我我请你吃!”
         “那我还想泡着小木桶吃瓜哦小道长!”
         “好……好吧。”池鹤摸了摸口袋里的银票,无奈地答应。
          二人骑马并肩远去,江南朦朦胧胧笼着轻纱。
          徐行吟啸江湖事,烟雨平生任少年。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