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夜侯

咸鱼的梦想也是可以慢慢实现的!
If you don't have a dream ,you like a salty fish .(中文式英语QAQ)

买到全职的小玩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店里只有老叶小周少天的单卖qwq穷人今天买不回一套qwq
真的爆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拍照的时候服务员阿姨都过来问能不能拍一下!!!
拍预售的时候点单的小姐姐超级好还把盒子拿过来给我拍!!!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太可爱了!!!

华山终于攒够钱休闲趣了!!!
武当表示也想玩!
给钱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开心!!!
收到 @爱慕子 太太的《居新不良》了!!!
昨天就到了的但是在学校没办法拿QAQ!
表白太太!!!

定风波【华武】

是自家两个小儿子!
华山:顾唳
武当:池鹤
上语文课老师让我们用古诗词拟标题!超级喜欢苏轼《定风波》里的“一蓑烟雨任平生”!所以想出了结尾那句话,然后脑洞就放大放大,所以这是上课开脑洞的产物w.
           ------------------------------------------------------分割线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正是江南好风景。小酒馆里坐满了人,侠士,商人,书生,弈客,还有杀手。喝得酩酊大醉口吐狂言的有,清醒而不经意在打探江湖消息的有,专门在此等候约客的有。小酒馆是一个可以听江湖的地方,也便是一个缩小的江湖。
         三五个大老粗的醉汉,在抱怨着这段时间一直江南兴风作浪的江湖浪子。醉后也根本意识不到所以不怕那浪子来报复了。浪子做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恶事,官府有没有派人来管,老百姓早已深受其害。听说那卖福袋的老者也遭了,被讹去好多铜板;连在树下戏耍的小孩儿也不放过,被抢走玩具。
         顾唳是天生骨子里带正气的华山少侠,选行当时毫不犹豫就选了义士;池鹤本是武当清风明月养出的如玉君子,因看不惯江湖宵小仗着本事欺负人,也成为了一名义士。二人把醉汉的抱怨都听入耳中,对视一眼,顾唳起身就往醉汉那桌走去,细问浪子在何处落脚。打探到消息,二人离开酒馆,踏着轻功就往浪子处去。
       饮酒下肚。二人站在在树上隐蔽观察。院中浪子竟在练剑,倒也不是个懒做的,而且穿着的衣服料子看起来不便宜。即是个看起来端正的人,为什么要去做这么多坏事呢!
         池鹤扭过头,又惊讶的发现院外有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往院里张望,这不是被通缉的盗墓贼吗?“江湖是什么都有的,不要被表面的东西欺骗了。这俩人,可能是有什么交易。”
         “也好!今日便一同教训了!”顾唳向来最厌恶那些勾当,俩人找了浪子练剑的空档,双双跳下树,顾唳拔剑便一招流星逐月向浪子打去。
         浪子未收剑,迅速反应过来,反手挡下。池鹤看到盗墓贼提刀往院里来了,定是听到了动静。见顾唳被浪子缠住,甩手一招兕望月将浪子拍开数米远,“盗墓贼来了!”池鹤喊道,转身便迎向盗墓贼。
        幻四象,五岳为倾,剑气、剑光交织,伴有剑啸和鹤鸣,顾唳反手破开浪子剑招,迅速和池鹤交换位置,池鹤御剑扫六合把浪子打出了血,盗墓贼砍向顾唳,却被“快雪时晴”警告。
        “喝!”顾唳自小被师兄丢在龙渊泡澡,那身剑气也沾染了华山风雪里浩浩然的锐气,盗墓贼重伤,顾唳用剑气封了他的穴道。池鹤也制服了浪子,浪子被定住,只能不甘地瞪着他。
        “功夫长进了嘛!”顾唳揽过池鹤的肩,“改天去华山论剑我们切磋一下?”
          “前些日子我不是去了中原历练嘛!当然有进步了!”池鹤拍掉顾唳的爪子,“论剑输了你可不许耍赖啊!”
         “好好好,我哪会耍赖呢!”顾唳笑道。
         “你敢说你不会耍赖?!哼!”池鹤瞪大眼睛,顾唳笑得更欠揍了。“小道长,我也只对你耍赖呀。”
         长剑入鞘,五剑归闸。蓝衣的剑客和白衣的道长将地上的恶人拎起,送至衙门处。
         “小道长,我们去茶馆听说书吧。”顾唳笑嘻嘻地邀请道。
        二人行至桥头,天空忽然就下起了雨,飘着江南晚春的泥香。“这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啦!小道长,你可答应我了,既然下雨,下次我们再去茶馆吧。”
        “不如去金陵看看?”池鹤却道,“很久没去金陵了。”
       “好啊!我去王猛大哥那里给你买瓜!”顾唳一口答应。
       “不许偷瓜啦!”池鹤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我我请你吃!”
         “那我还想泡着小木桶吃瓜哦小道长!”
         “好……好吧。”池鹤摸了摸口袋里的银票,无奈地答应。
          二人骑马并肩远去,江南朦朦胧胧笼着轻纱。
          徐行吟啸江湖事,烟雨平生任少年。

    

关于萧疏寒的……年龄(?)

今天发呆突然想到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提问:武当掌门萧疏寒的年龄
已知:萧疏寒和楚遗风是一个辈儿的,苏饮雨是楚遗风师妹,那也是同一辈的弟子,又已知在某个npc口中(忘记了好像是江南那边的一个老先生的npc。。。QAQ),楚遗风,萧疏寒,竹先生(朱文圭),幽扶摇在三十年前就名动江湖,枯梅是苏饮雨的徒弟,所以应该比萧疏寒年轻(……吧?)在众生百态中看到官方的圈的头像和模型枯梅掌门感觉应该也不年轻了……在小棠写的武当奇观里也没有说萧疏寒的年龄。
所以……武当掌门的真实年龄是???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了这个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好想知道掌门年龄啊!
我要娶他!年龄不是问题!(滚……武当叛徒!)😂😂😂

16年去的杭州owo
盗笔第11年!
杭州,是一个有信仰和荣耀的地方啊

顾子熹生辰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赶上末班车!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比一切的美酒都要芬芳,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Priest《默读》

【伞修橙生贺】3H 苏沐橙生日快乐

    【 文/三炮】

       【有私设,伞哥活着,因为沐橙成年礼,希望沐秋可以陪伴,he 甜w。18岁的沐橙,那么伞哥老叶出道都第三赛季啦,但是他们是在没出道之前住的小阁楼里庆祝的,嗯,觉得他们比起在嘉世俱乐部里过生日,应该更喜欢一个有他们满满温馨记忆的地方。】

           【废话好多owo,第一次写正经文儿,那么开始!】      

             【三颗糖w】

        苏沐橙是颗橙子味的糖。

         她有个比她早生产3个小时的哥哥,叫苏沐秋。是颗柠檬味的糖。

         他们在荣耀糖厂的水果糖车间被生产出来,整颗糖透明而漂漂亮亮的,准备运到下一个车间进行包装。

          在包装的车间里,他们遇到了一颗叫叶修的糖。叶修是颗柚子味的糖。苏沐秋和他很投缘,沐橙自己也很喜欢叶修的柚子味。遇是他们仨趁车间的工人们不注意,悄悄滚到了一起。

           工人们依次包装每一颗糖,所以包装完后他们还是可以在一起。苏沐秋听到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对工人们说他们这些糖要被装起来,然后运往H市的超市。被装进袋子里时沐秋拉着沐橙,沐橙拉着叶修,他们一起进了一个袋子。

            沐橙很期待和哥哥还有叶修一起的旅途。

            他们的袋子又被装进了箱子,箱子又被放到了大车上。

              沐橙透过箱子上的小洞洞,打量着车窗外的世界。阳光透过车窗照到箱子上,再有那么一缕透过小洞洞照到沐橙的糖纸上。【暖暖的】沐橙笑着想。可哥哥和叶修正在休息,沐橙想了想,没有叫醒他们。在夜间哥哥和叶修为了不让沐橙因为箱子晃动而滚来滚去睡不好,一直用身体给沐橙当垫子。他们很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三颗糖被运到超市时,沐秋发现现在正是“春节”,叶修告诉沐橙这是一个很盛大,很重要,很好很好的节日。三颗糖和糖袋子里的大家一起被放在一个被装饰得很漂亮的货架上 。

                 超市里很热闹,很多很多人。人们都穿着很好看的衣服,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沐橙真心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日子了,苏沐秋看着妹妹高兴,他也很高兴。

                 “沐秋,沐橙不是喜欢吃荣耀的水果糖嘛,这儿有。”

                  一个少年带着笑站在货架旁,沐橙糖回过神来,【咦,他刚刚说沐秋?沐橙?】叶修糖倒是发现了少年在喊人,那人的名字还很熟悉。【和我们一样的名字呐】苏沐秋也道。

                 “叶修,那你拿两袋过来,我……我可以拿糖来给沐橙做蛋糕了。”另一个少年朝叶修喊,而名为叶修的少年边道“苏沐秋你还会做蛋糕啊,这么厉害”边拿起了两袋糖。

                 --沐橙糖沐秋糖叶修糖那一袋子就是其中一袋啦。

                 【哥哥,我们要被人买走了啦】沐橙糖悄悄推推哥哥,沐秋糖点点头。大家都是第一次做糖,沐秋糖也没经验呀。他不知道他们要被带到哪里。

                   它们被那叫苏沐秋的少年提在手里,那个叫叶修的少年跟在苏沐秋身后。俩人在h市的小巷中穿梭,最后到了一栋不起眼的小楼前,苏沐秋拿出钥匙开门进去。

                     “我们可能要快些啦。”苏沐秋对叶修道。“这可是给沐橙的惊喜呢。”

                     “知道了,待会儿我去叫沐橙来,你快把你的蛋糕完工把。”叶修回道。

                      沐橙糖沐秋糖叶修糖被苏沐秋放到一个不大的软软的东西上,它们周围都浸着甜甜奶油,【我们被放到蛋糕上了】叶修糖道。

                       苏沐秋的脸突然发大,三颗糖看到一张笑得很开心的脸,苏沐秋的眼睛里都闪着光。他轻轻捧起那个他亲手做的、虽然装饰得并不漂亮精致、但是是要亲手给妹妹的蛋糕,那只拿着蛋糕的手却并不抖,另一只手拉开门,苏沐橙和叶修都坐在沙发上。

                       “沐橙,哥哥给你做了蛋糕!”苏沐秋笑到,将蛋糕举到苏沐橙面前,叶修拿着一支蜡烛,插在蛋糕中心。叶修拿着打火机点燃了蜡烛,烛光照亮了小阁楼这块不大的地方,也映着女孩的脸,苏沐橙的眼角带着泪,嘴角却是上扬。“沐橙,哥哥厉害吧!”苏沐秋坐到妹妹旁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沐橙,许个愿吧。”叶修道。

                       苏沐橙微笑着低下头,三颗糖听到她小小的、轻轻的声音,“我希望我,哥哥还有叶修,我们能永远在一起。”两个少年的目光都聚会在她身上,三个人的影子被烛光投射到墙上,粘在一起,分也分不开。

                     

                        祝沐橙18岁生日快乐!!!

                      

               

                  

               

喻文州。

蓝雨。
第三赛季还剩半个赛季,再过了夏休期,18岁的你将正式批上蓝雨队服,正式接手荣耀第一术士“索克萨尔”,出任蓝雨队长--
第四赛季来临,你将出道。
--“那少年,和当初人们嘲笑手速时那样,不卑不亢,胜不骄,败不馁,如冰川般纹丝不动。”
--“我想,我还没有准备好。”
又一年的磨练过后,你终于准备好了。
期待你的未来光芒万丈。
“他几乎是逆袭一般成为蓝雨队长,靠他那令人鄙视的手速。”
其实也有烈火,在心中燃烧。-《岁月无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