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物理到秃头的三炮‖Gun

咸鱼的梦想也是可以慢慢实现的!
If you don't have a dream ,you like a salty fish .(中文式英语QAQ)

来了省博物馆!
陶瓷展厅的观景阳台可以看到广州塔!
拍了一个天天,剑圣大大已经18岁了,今天我也16岁啦(๑•̀ㅂ•́)و✧!
新的一岁一起努力啊!!!

重新剪了一遍|・ω・`)……把前面后面的广告减掉了|・ω・`)拍的时候风超级大所以有点抖(ノಥ益ಥ)
祝天天生日快乐!!!
去拍的时候遇到了好几个妹子,大家一起等着天天出现(๑•̀ㅂ•́)و✧!
还和一个腿超级长的小姐姐合影了|・ω・`)!
感谢虫爹创造了你。剑圣大大,祝你18岁生日快乐!

看到了(๑•̀ㅂ•́)و✧!!!
在天河城门!!!
天天生日快乐!!!

嗷找到公交车站牌了(๑•̀ㅂ•́)و✧!

黄少天18岁生贺

咸鱼摸了好久的生贺,我真的好喜欢天天啊,18岁的他终于要出道了——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八月的盛夏,夏休期的训练营里只有2个人。两双手灵活地在键盘上哒哒哒的击打。一个打得飞快,一个打得稍慢,但总能配合着快的少年击杀目标。
终于要出道的两个人,除了紧张,还是压力。两个18岁的少年,就要扛起一个队伍,支撑起粉丝们所期待的夏天,属于蓝雨的夏天。
         屏幕上穿着铠甲的剑客手握一把浑身冰蓝的剑,泛着透明清澈的剑光,飞速地挽起几个漂亮的剑花,将敌人挑飞。术士握着一把长长的法杖,站在剑客身后,放开了一个大招死亡之门,将敌人一一清除,扫清了剑客向前攻击的障碍。
         终于打完了一局训练,喻文州起身,走到黄少天身旁,“少天,今天是你生日吧。”
         “欸,哈哈哈哈哈哈文州你不说我都不记得了!”黄少天愣了一下,就哈哈哈哈的笑起来,露出两个小虎牙,“少天每天都和我一起配合训练,今天应该休息一下。”喻文州严肃道,“今天必须休息,好好过生日。”“队长要放我一天假吗?”黄少天调皮的眨眨眼,“那本剑圣就真的休息了哦今天可是我18岁生日诶啊啊啊我成年了你们再也不能说我是小孩子了哈哈哈文州有没有礼物啊!”黄少天跳起来,凑近喻文州,眼里是亮晶晶的星星。喻文州眉眼舒展开,笑得温柔,“少天要和我现在去买礼物吗,你自己挑?”“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万一被我宰了一顿你可别怪我啊!”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就往外走,喻文州经过空调顺手关掉了。“少天想去哪里呢?”
         “啊啊啊外面好热啊!!”
         刚刚下到地铁口,黄少天就耐不住热了,刷卡冲进地铁站里面,夸张的张开手臂拥抱空调。喻文州也过了卡口,正要拉着黄少天走下电梯,黄少天却跑到另一条线的电梯旁,“文州,我们去广州塔!”
地铁很快到了广州塔站,上到地面就可以直接到广州塔里。
         俩人买了广州塔的观光票,很快上到了塔上。
广州塔上可以俯瞰整个广州城,塔就坐落在珠江旁。黄少天睁大眼望了望,找到了高楼间镶嵌的蓝雨标志。
         “文州!蓝雨在那里!”黄少天兴奋的拉着喻文州“你看你看!”
         “看到了。”喻文州笑道,“少天眼力真好。”“去去去,我才不要你们哄小孩一样哄我,过了今天本少就是成年人了!!”黄少天听了却撇撇嘴,“本少眼力当然好!我可是要成为剑圣的!到时候我一剑就挑翻他们!让他们猝不及防!”
         “文州,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黄少天突然说到,喻文州听了愣了一下,随即想到方前辈希望自己成为蓝雨的基石,因为自己手速方面的原因,而战术上他已经做好了扛起蓝雨的准备。黄少天就是蓝雨的利刃,他要做的,就是披荆斩棘,守护好基石,守护好蓝雨。
         “我相信少天。”喻文州道,“我也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守护好你的后方,带领好蓝雨。”
         “其实你很强的,以前是我不对……”黄少天扭开头,小小声的说“……对不起。”
         “少天不用说这些话了。”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我很高兴,现在少天能认可我,在未来可以和你并肩作战。”
         “并肩作战”仿佛戳到了黄少天的什么点,迎着夕阳的光彩,少年对着蓝雨的标志比了一个心。“我知道我要什么礼物了!”
         “少天想要什么呢?”喻文州问,其实不用少天开口,他也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了。
         “我要冠军!”黄少天道,“要和你一起的,属于蓝雨的冠军。”
         喻文州转头也看着蓝雨的标志,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个不用少天说,我也一定会给你的。”
        “那我们说好了。”黄少天伸出小手指,“我们拉勾,你先欠着,但是一定要记得给我!”
“没问题。”喻文州也伸出手牵起黄少天的手指,“一百年,不许变!”
        不会变的,既然答应了,也一定会给你。
————————————————————————————
        夜幕降临,俩人决定回俱乐部继续磨合训练。当黄少天率先推开训练室的门时,一束礼花当空砸下。
“黄少!生日快乐!”
        喻文州也走进来了,看到黄少天呆愣的样子,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脸,“少天被吓到了?”
        “现在不是夏休期吗你们怎么会在这啊?”黄少天好不容易缓过来,望向众人。
        “傻小子,回来给你过生日啊!”方世镜一拍黄少天的肩膀,“你们还天天跑来着训练呢,就不给我们回来看看了?”
       “黄少黄少!”众人嘻嘻哈哈的把各自的礼物堆上来,塞了黄少天满怀。
       黄少天抱着礼物道谢,环顾了四周却发现还是没有那个熟悉老鬼的身影。
       方世镜看出来黄少天在找谁了,指了指桌子上另一个包装盒,“你魏老鬼给你的。”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老鬼不敢忘记我生日!”黄少天拿过盒子拆开,是一个夜雨声烦的粘土,不过看上去并不是买的,这个夜雨声烦看上去有点别扭,应该是魏琛自己捏的。
       “老鬼捏的不错嘛……”黄少天没有嘲笑魏琛的手艺烂,只有发红了眼角。喻文州和方世镜赶忙调动气氛,郑轩端来蛋糕,方世镜把蜡烛插好,一共17根小蜡烛,还有一根大的,插在蛋糕中间,靠着一个小小的黄少天巧克力牌。
        “黄少黄少!许愿了!”众人唱起了生日歌,喻文州的声音就在旁边,温柔平和,黄少天闭上眼睛,在方世镜和喻文州的注视下许了个愿。
         “我希望蓝雨的大家能一直在一起。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方世镜和喻文州对视一眼,“压力大吗?文州,我很抱歉把蓝雨就这么交给你。”方世镜小声道。
         “前辈不用再担心了。”喻文州摇摇头,注视这黄少天,对方世镜道,“我和少天,一定会把蓝雨,带到属于我们的夏天。”
        “靠你们了!”方世镜点头,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对属于蓝雨的双核,有信心和耐心。
         “大家一起吹蜡烛吧!”黄少天睁开眼,一口气吹掉了眼前的好几根蜡烛。大家把蛋糕切了,黄少天还接到了王杰希还有准备一起出道的朋友张新杰肖时钦他们的生日祝福。
         落地窗外是灯火辉煌的广州,蓝雨logo的蓝光打在天幕上。“小蛮腰”(广州塔)散发着属于它的魅力和活力,这座城市,也会因为这群少年,承载起一片荣耀。
——————————————————————————
写的时候就在想蓝雨真的好好啊,在全职原文里老叶也提过蓝雨气氛是最好的。这可能就是从队伍创立之初就开始的吧,每个队员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板,但是总能很好的粘合在一起,最终得到了冠军。——“在外人看来,蓝雨似乎青黄不接,几乎已要退下强队的光环。但是蓝雨自己却从来没有人这样认为,哪怕这赛季成绩不佳,哪怕这个夏天他们几乎被遗忘,但他们始终坚信,蓝雨会有属于他们的时刻。而这一刻,随着眼前这柄银武的诞生,即将崭露头角。”——全职高手番外《巅峰荣耀》——蝴蝶蓝
祝天天18岁生日快乐!!!
——剑圣的锋芒,崭露头角。

买到全职的小玩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店里只有老叶小周少天的单卖qwq穷人今天买不回一套qwq
真的爆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拍照的时候服务员阿姨都过来问能不能拍一下!!!
拍预售的时候点单的小姐姐超级好还把盒子拿过来给我拍!!!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太可爱了!!!

华山终于攒够钱休闲趣了!!!
武当表示也想玩!
给钱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开心!!!
收到 @爱慕子 太太的《居新不良》了!!!
昨天就到了的但是在学校没办法拿QAQ!
表白太太!!!

定风波【华武】

是自家两个小儿子!
华山:顾唳
武当:池鹤
上语文课老师让我们用古诗词拟标题!超级喜欢苏轼《定风波》里的“一蓑烟雨任平生”!所以想出了结尾那句话,然后脑洞就放大放大,所以这是上课开脑洞的产物w.
           ------------------------------------------------------分割线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正是江南好风景。小酒馆里坐满了人,侠士,商人,书生,弈客,还有杀手。喝得酩酊大醉口吐狂言的有,清醒而不经意在打探江湖消息的有,专门在此等候约客的有。小酒馆是一个可以听江湖的地方,也便是一个缩小的江湖。
         三五个大老粗的醉汉,在抱怨着这段时间一直江南兴风作浪的江湖浪子。醉后也根本意识不到所以不怕那浪子来报复了。浪子做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恶事,官府有没有派人来管,老百姓早已深受其害。听说那卖福袋的老者也遭了,被讹去好多铜板;连在树下戏耍的小孩儿也不放过,被抢走玩具。
         顾唳是天生骨子里带正气的华山少侠,选行当时毫不犹豫就选了义士;池鹤本是武当清风明月养出的如玉君子,因看不惯江湖宵小仗着本事欺负人,也成为了一名义士。二人把醉汉的抱怨都听入耳中,对视一眼,顾唳起身就往醉汉那桌走去,细问浪子在何处落脚。打探到消息,二人离开酒馆,踏着轻功就往浪子处去。
       饮酒下肚。二人站在在树上隐蔽观察。院中浪子竟在练剑,倒也不是个懒做的,而且穿着的衣服料子看起来不便宜。即是个看起来端正的人,为什么要去做这么多坏事呢!
         池鹤扭过头,又惊讶的发现院外有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往院里张望,这不是被通缉的盗墓贼吗?“江湖是什么都有的,不要被表面的东西欺骗了。这俩人,可能是有什么交易。”
         “也好!今日便一同教训了!”顾唳向来最厌恶那些勾当,俩人找了浪子练剑的空档,双双跳下树,顾唳拔剑便一招流星逐月向浪子打去。
         浪子未收剑,迅速反应过来,反手挡下。池鹤看到盗墓贼提刀往院里来了,定是听到了动静。见顾唳被浪子缠住,甩手一招兕望月将浪子拍开数米远,“盗墓贼来了!”池鹤喊道,转身便迎向盗墓贼。
        幻四象,五岳为倾,剑气、剑光交织,伴有剑啸和鹤鸣,顾唳反手破开浪子剑招,迅速和池鹤交换位置,池鹤御剑扫六合把浪子打出了血,盗墓贼砍向顾唳,却被“快雪时晴”警告。
        “喝!”顾唳自小被师兄丢在龙渊泡澡,那身剑气也沾染了华山风雪里浩浩然的锐气,盗墓贼重伤,顾唳用剑气封了他的穴道。池鹤也制服了浪子,浪子被定住,只能不甘地瞪着他。
        “功夫长进了嘛!”顾唳揽过池鹤的肩,“改天去华山论剑我们切磋一下?”
          “前些日子我不是去了中原历练嘛!当然有进步了!”池鹤拍掉顾唳的爪子,“论剑输了你可不许耍赖啊!”
         “好好好,我哪会耍赖呢!”顾唳笑道。
         “你敢说你不会耍赖?!哼!”池鹤瞪大眼睛,顾唳笑得更欠揍了。“小道长,我也只对你耍赖呀。”
         长剑入鞘,五剑归闸。蓝衣的剑客和白衣的道长将地上的恶人拎起,送至衙门处。
         “小道长,我们去茶馆听说书吧。”顾唳笑嘻嘻地邀请道。
        二人行至桥头,天空忽然就下起了雨,飘着江南晚春的泥香。“这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啦!小道长,你可答应我了,既然下雨,下次我们再去茶馆吧。”
        “不如去金陵看看?”池鹤却道,“很久没去金陵了。”
       “好啊!我去王猛大哥那里给你买瓜!”顾唳一口答应。
       “不许偷瓜啦!”池鹤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我我请你吃!”
         “那我还想泡着小木桶吃瓜哦小道长!”
         “好……好吧。”池鹤摸了摸口袋里的银票,无奈地答应。
          二人骑马并肩远去,江南朦朦胧胧笼着轻纱。
          徐行吟啸江湖事,烟雨平生任少年。

    

关于萧疏寒的……年龄(?)

今天发呆突然想到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提问:武当掌门萧疏寒的年龄
已知:萧疏寒和楚遗风是一个辈儿的,苏饮雨是楚遗风师妹,那也是同一辈的弟子,又已知在某个npc口中(忘记了好像是江南那边的一个老先生的npc。。。QAQ),楚遗风,萧疏寒,竹先生(朱文圭),幽扶摇在三十年前就名动江湖,枯梅是苏饮雨的徒弟,所以应该比萧疏寒年轻(……吧?)在众生百态中看到官方的圈的头像和模型枯梅掌门感觉应该也不年轻了……在小棠写的武当奇观里也没有说萧疏寒的年龄。
所以……武当掌门的真实年龄是???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了这个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好想知道掌门年龄啊!
我要娶他!年龄不是问题!(滚……武当叛徒!)😂😂😂